快捷搜索:

英语翻译过程中英语义转化

不管是哪种语言,当语言文字被表达出来,话语的含义就可以分为自然意义(natural meaning)和非自然意义(non-natural meaning)两种。话语的非自然意义指人们意欲表达的意义,即在特定的场合下表达出交际者意图的语用隐含意义。这就是会话含意(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)的基础,再遇到英文语言文字的环境背景下,如果把英文转化翻译成中文需要自行结合态度语气。

1、出于礼仪情况的转化

在社交会面会过程中,遵循合作礼仪和礼貌原则,同样的词汇但是在不同的语境里翻译转化不一样。

例:国人会客气的问“请问您贵姓?”(现在也有很多人说“请问,您怎么称呼?”)英语里没有诸如your honorable name之类的说法,首先我们不是什么王公贵族,纯粹出于恭敬态度。要体现礼貌可以用情态动词may,如my i  have/ know your name, please?

专业英语外教面授英语:http://www.acadsoc.com.cn/lps/lp4.htm?search=700053 (北美原版教材)

至于“府上”、“贵公司”、“令尊”、“大作”之类,英语里统统没有。一概使用your一词;而表示自谦的“寒舍”、“敝号”、“家父”、“拙文”等也一概以my一词形容。不管是皇帝自称“朕”,还是平头百姓自称“小民”、“奴才”,还是谦称“在下”、“鄙人”、“不才”、“晚生”、“愚弟”、“老朽”、 “贫僧”,英语里只有一个I。

2、关于时态时间的转化

英汉翻译过程中动词时态的翻译至关重要,动词时态的理解和表达是觉得译文是否顺畅达意的关键,如果我们不注意这个问题,就会造成对原文的误解。英语的时态一般是通过词形变化来表现的,而汉语则是通过一些表示时间的特定词语来表现的。英译汉时,要通过加进表示时间的词来表达英语中的时态概念。

常见的有:“现在”“如今”“将来”“以后”;“曾经”“已经”“正在”“刚刚”“着”“了”“过”,

(1)I have been there.  我曾经去过那里。(译文用“曾经”“去”来表示完成时的概念)

(2)That kind of computer was and still is a remarkable one. 该计算机过去是,现在仍然是一种了不起的电脑。

3、关于习俗宗教信仰转化

英语中有关狗的习语除了一部分因受其他语言的影响而含有贬义外,大部分都没有贬义。在英语习语中,常以狗的形象来比喻人的行为。

you are a lucky dog(你是一个幸运儿), every dog has his day(凡人皆有得意日), old dog will mot learn mew tricks(老人学不了新东西)等等。形容人“病得厉害”用sick as a dog,“累极了”是dog-tired。与此相反,中国人喜爱猫,用“馋猫”比喻人贪嘴,常有亲呢的成份,而在西方文化中,“猫”被用来比喻“包藏祸心的女人”。

佛教传入中国后,人们相信有“佛主”在左右着人世间的一切,与此有关的习语很多,如 “借花献佛”、“闲时不烧香,临时抱佛脚”等。

在西方许多国家,特别是在英美,人们信奉基督教,相关的习语如go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(上帝帮助自助的人),也有go to hell(下地狱去)这样的诅咒。

4、关于介词短语变动词转化

英语中表示方向的介词本身具有动作性,译为汉语时常译作动词,英语句中有两个以上非并列关系的动词时,取一个核心动词作谓语。次重要的译为非谓语或从句,再不重要的译为介词。如:

(1)I came in to have a look and I just remember that the guard at the gate were Swiss soldiers in yellow uniforms.我进去看了看,只记得门警是瑞士士兵,穿着黄色的制服,别的没有印象了。

(2)Overwhelmed with grief, Quyuan drowned himself in the Miluo River with a large stone in his arms.屈原怀着十分悲痛的心情,抱了一块大石头,投汨罗江自杀了。

毕竟文化有很大差异化,在翻译理解领会英文语言过程中,更多的注重核心意思不一定过分执着部分限制,巧妙转换可以使译文更符合英语的表达习惯,读来更加流畅、自然,避免译文拖沓晦涩。因此我们在翻译时要尽量摆脱母语思维的束缚。